“牵手门”网红裙爆火后:山寨裙满天飞、退货超3000件

2023-06-12 00:00 来源:澎湃新闻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昨天深夜,因为店铺收到2000多个退货通知,这家来自成都的小小淘宝店,又冲上了全国热搜。

“这是我们从没想到的事。”经营着这家原创设计淘宝店的,是两位90后店主——陈绵羊、的蒙。两人阴差阳错地因新闻事件而爆红,一次次被卷入舆论漩涡中。

“三天,我睡了不到5个小时,总觉得有事情没做好。”正在为如何承接住这一波流量而努力的时候,意外爆红、一裙难求、大量退货、山寨维权……流量左右着事件的走向,的蒙身处风口浪尖,却身不由己。

一家淘宝店“魔幻”经历,一场意外的爆火与争议,6月11日,潮新闻记者专访了当事人的蒙。

“网红裙”满天飞

数百家店铺用同一张图卖货

6月初,一段街拍引发的“牵手门”。短短5天,两位淘宝店主的心情“像坐过山车”。2021年上架,这条吊带法式风裙子卖了200多件。伴随着巨大的流量,这条裙子火速卖空。挂上30天预售后,疯狂的网友还是扫走了4000多条裙子。

但在网友的孜孜不倦地“挖掘”下,视频女主角穿着的连衣裙,被眼尖的网友在各大平台找到了“同款”。

“大家看一看啊,他们店要卖500多块,4000个小富婆都买了,我们就跟着他们无脑冲,我这里不用499,不用399,就一百出头,拿到一条美丽的裙子,展示你的小蛮腰,走起路来灵动飘逸,面料薄如蝉翼。”

在一个仅有几人的直播间,主播甚至没有实物,仅手拿着一张印有商品图的打印纸,就在拼命吆喝,“我们是新开的直播间,给大家一个见面礼物,这条太古里同款裙,我们只卖108元。”而店家在过去30天并没开过直播,首场直播裙子卖出3件。直播间橱窗上架的商品,大多是零食和生鲜。

相似的图片、不同的售价,也让一些网友挑花眼。  本文图片 潮新闻

相似的图片、不同的售价,也让一些网友挑花眼。  本文图片 潮新闻

一夜之间,的蒙发现,火爆的不止是裙子,裙子原图也成了全网上百家店铺的“共享图”。在各大电商平台,只要输入“太古里”“牵手门”“裙子”几个词,满屏大量的同款裙子,店家晒的是同样的模特图、商品图,价格从几十元到两三百元不等。

五花八门的淘宝网店,同样晒的是一张类似的同款图,同样都是“SIBLEU法式小众设计新中式真丝碎花裙”。甚至在同一平台,还出现过与的蒙的店铺名只差几个字的“李鬼”网店。

不明真相的网友看懵了,乍一看店名,谁都有可能吃错瓜。点进去细看,更是一言难尽,该店铺全套搬运了的蒙店里的图片以及买家秀。

“我们用的是雪纺面料,就是太古里同款!”一位淘宝店家表示,相似花色图案的拼色吊带裙,售价只要79元,何必等预售,目前就有大量现货,“48小时内即可发货,我们厂家直发的,品质有保障。”

在社交平台,“粉色战袍”“财富密码”“走上人生巅峰”,不少店家打出赤裸裸的宣传语,悄悄上线了“网红裙”链接,但多数店铺用的还是同一张图。

上下游的服装商同样嗅到了曝光机会,接连晒出裙子图,以及近似的花色面料、裁剪图,吆喝“买面料找我”“定制找我”!据媒体此前报道,已有制衣厂老板发朋友圈称,现在许多厂家已经开始制作同款。当被问及该款连衣裙销量如何时,该老板表示,现在制作同款是没问题的,但暂时没有人来大量进货。

“山寨裙”良莠不齐

原店家已收到3000件退货

90后姑娘的蒙和陈绵羊好友多年,曾一起在法国留学,有一个共同的创业梦。6年前,一个负责设计,一个负责品牌,主打小众原创设计SIBLEU工作室就开张了。

店铺一直低调存在于小众圈子里,直到今年6月7日,一条数年前的店铺好评,像锋利的刀片划开了巨噬的流量口子,把店铺推到了舆论风口。

众多网友猜测,这是疑似“牵手门”女当事人购买这条裙子时的留言。毫不知情的陈绵羊和的蒙收到老粉们的留言,“姐妹,快看,是不是你家的裙子?上热搜了!”

头一次面对从天而降的巨大流量,团队里的每个人都相当忐忑。

“一方面觉得这是小店买也买不来的机会,另一方面,面对舆论时也非常惶恐。”还没来得及消化爆红的滋味,让的蒙和陈绵羊哭笑不得的问题马上来了。

有人为一条裙子贴上“免职裙”“小三裙”等标签,驳斥“跟风买裙子的人都是什么三观”,各种尖锐质疑接踵而来;但也有人宽慰她们,“裙子的设计挺好看的”“这是两码事,裙子是无辜的”。

因为无法预估事情的后续变化,主理人陈绵羊出现在社交平台,发文感叹,“因为新闻流量进来的消费者是真的喜欢我们的裙子吗?这种巨大的不确定背后,我们又将面临多少退货?”

经历了这些天的焦灼和质疑,的蒙理解很多人的跟风消费,也做好了大量退货的心理准备。她向记者透露,这条裙子卖了超4000条了,但有3000条在发货之前就退了,理由大多是“不想要了”。

“我觉得这都是正常的,就是在没有发货之前,他们退掉嘛,拍了就退。”的蒙对“退货”倒是很坦然,“我们面料没有准备太多,2000米的样子,这样就算亏也不至于让店垮了。”

的蒙和陈绵羊的网店页面截图

的蒙和陈绵羊的网店页面截图

更令人委屈无奈的是,时不时有网友跳出来指责,“你们真会做生意,一条别人卖几十块的裙子,你们要卖五六百!”

因“牵手门”爆火后,这条“网红裙”不出意外地被山寨了,随手一搜,满屏的图片。的蒙抽空去看了别家同时在售的“网红裙”,大多用的面料是仿真丝缎,或者是雪纺。为了证明自己用的是双绉真丝面料,“已经将面料送去质检了,到时候也会出质检报告。”

“真丝或雪纺,质量差距一定不一样,仔细看视频,有些消费者或许能感觉得出来。”的蒙围观了别人的直播,也试图解释看上去很像的裙子,其实做工并不一样,“在身上试着的时候会容易粘在身上,因为那个面料透气性差,如果你出了汗的话,它会粘身上。”

但不可否认的是,因为选料、工艺流程的不同,有些店家拿了图,几天就能仿制出来,如果是仿丝缎或雪纺的材质,数码印花工艺是不需要定型的。要是喷印不讲究,出货会很快,最快一两天就能够出现货。“我们光是定型就要三四天,面料从制作到生产的话,至少需要花个大概5-7天的样子才能做出来。”的蒙说。

原本就在筹备中的直播间,为了这条裙子而提前上线了。几十万人涌入直播间追直播,吃瓜群众在评论区打卡,“你家的是原创吗?”“你们家店的裙子,是不是也是抄袭别的大牌?”

的蒙回应,我们也会关注时尚品牌,受一些品牌的影响,但是不存在什么抄袭大牌,“如果要抄袭,每年爆款买回来打版就好了,为啥还要花那么大精力去开版、改版?”

设计图由店家提供

设计图由店家提供

的蒙特意给潮新闻记者看了当时的设计草图。“设计师是我们自己人,模特图也是我们自己拍的,当时上架的时候,全网就只有我们这一家有。”

光是这一张图纸设计出来,就花了的蒙和小伙伴一个多月时间,从设计到生产出来大概用了两个月。在图纸变成裙子的过程中,还进行了许多次调整。“设计稿大概是2021年5月左右出来的,我们定下了整个系列的主题是新中式。针对这个风格,我们找了很多的灵感图,包括关于情人节和是中国古典传说的图案,再去做些延伸。”

在舆论的漩涡中,的蒙也顾不上这些“李鬼”,毕竟自己都快要招架不住了——

人手急缺,原料不够,工厂订单已经排到了一个月后。

“谁火蹭谁”的背后

“网红裙”还需要冷思考

看着网上铺天盖地的自家裙子图,的蒙很气愤,卖“仿品”的人太多了。有新开的店开播,挂上这条“网红裙”,只有几个粉丝就开始卖货了。的蒙说,举报了他们蹭热点,但说证据不足。

在利益面前,一些热衷追流量的网店经营者,通过“盗用”同一张图片,让消费者误认为它与原图网店是“一回事”,获取更多的曝光和交易机会。

的蒙还记得2021年,店铺里有一款衣服也卖爆了,很快被别人山寨了。“我们花了几万块钱,基本上把当时挣的钱都拿来维权了,但是像服装这种东西,只要稍微在细节上修改一点,就不好去认定(抄袭),想要维权太难了。”

在电商平台,不少卖爆款的原创商家都有过同样的烦恼。他们大多亲历过自己原创店被抄、爆款图被盗,还被人以次充好售卖“同款”却不同质也不同价的产品。店铺销量不光是受到冲击,还会经常遭来莫名投诉。

在此之前,潮新闻记者也采访过深受其困扰的原创卖家。一位杭州的女装原创设计卖家,说起自己呕心沥血的设计却被别有想法的商家“一键盗图”,她除了无奈还是无奈。

她发现,有的店铺用上自己当模特展示服装的照片,有的店铺页面显示销量已突破惊人的10万件。她还亲自购买了一件所谓的“同款”,价格比自家的设计款便宜了近一半,但一摸材质,完全不一样。

有人盯着最新爆款,“快到两三天就有人盗图卖货。”在“圈内”,打击“盗图”类似于打地鼠,“他们从一个洞躲到另一个洞。”一位卖家表示,专门有一帮人玩这种模式,以低质仿款低客单价,抢市场抢销量抢热度,拿着别人的劳动成果坐享其成,轻松赚钱。

在转瞬即逝的流量面前,这样的盗图“蹭法”显然不会是最后一次。那么,个别网店商家是否存在侵权行为?需要承担什么样的法律责任?

针对一系列问题,潮新闻记者咨询了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特邀研究员、太琨律创始合伙人朱界平律师。

朱界平律师表示,原创店铺如果可以证明是图片的著作权权利人,则可以以著作权主张权利,要求其他的使用者停止使用,并承担赔偿责任。

原创设计的保护,一直很尴尬,不少店家都经历过举证却无疾而终的艰难。朱界平律师认为,原创者如有著作权证书,向平台出示后,平台一般会下架涉嫌侵权产品。但一般原创者往往未申请著作权证,这样就需证明著作权的形成时间和创作过程,“不能证明就不能证明为权利人,如果不能证明,则无权排除其他的商家使用。”

无论如何,本该严肃的新闻事件,被吃瓜网友模糊了焦点,但同样也折射出“流量为王”时代部分人“谁火蹭谁”的心态。在网络围观时,对公共事件保持理性的关注和探讨,才是我们应有的姿态。

(原标题:《魔幻“网红裙”爆火后:山寨裙满天飞、退货超3000件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