防止大起大落 煤炭价格有了新机制

2022-02-24 23:35 来源:媒体滚动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来源:北京商报

电价浮动范围上调4个月之后,煤炭价格也迎来了新的形成机制。2月24日,国家发改革表示,已于近日印发通知,进一步完善煤炭市场价格形成机制,通知明确,要引导煤炭价格在合理区间运行。既考虑到上游煤炭企业的开采积极性,又考虑到下游发电厂成本压力,同时最大限度地压减游资炒作的空间,在有效衔接燃煤发电价格机制的同时,国家发改委正从全产业链的角度,为市场波动划出一个合理的缓冲区间。

秦皇岛下水煤打头阵

煤炭是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初级产品,其价格的波动直接关系着国民经济的正常运行。在2月24日召开的发布会上,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司长万劲松介绍,完善煤炭市场价格形成机制,主要内容就是明确煤炭价格合理区间以及合理区间内煤、电价格的有效传导。

在价格方面,秦皇岛港下水环节和重点调出区域出矿环节成为率先“试水”的目标。通知显示,从多年市场运行情况看,近阶段秦皇岛港下水煤(5500千卡)中长期交易价格每吨570-770元(含税)较为合理,上下游能够实现较好协同发展。同时,综合考虑合理流通费用、生产成本等因素,相应明确了煤炭重点调出地区(晋陕蒙三省区)出矿环节中长期交易价格合理区间。

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周伴学表示,当煤炭价格达到区间上限每吨770元时,燃煤发电企业在充分传导燃料成本、上网电价合理浮动后,能够保障正常发电运行。当煤炭价格触及区间下限每吨570元时,煤炭企业能够维持稳定生产。同时,留出了足够空间,使煤炭价格能充分反映市场供需变化,有利于充分发挥市场调节作用。

去年10月,市场交易电价上下浮动范围由分别不超过10%、15%,调整为均不超过20%,如今,衔接市场化电价机制,其上游的煤炭价格也需要有相应的变化。万劲松表示,这次完善煤炭市场价格形成机制,与燃煤发电价格机制相衔接,实现了“区间对区间”。

中钢经济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胡麒牧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,我国煤炭自给率较高,对煤炭价格的调控反映在产业链上,手心手背都是肉,既不能让煤炭企业持续亏损,也不能让火电企业持续亏损。因为前者关系到能源供给安全,后者直接影响民生和经济发展。所以此次国家发改委的调节,更注重的是在产业链上进行协调。国家发改委反复提及每一个环节都有合理的波动区间,这样就能保证每一个环节都有应对成本波动的消化能力,而不至于影响生产,最终影响整个国民经济运行中能源的供给。

“三价联动” 上下游协同发展

事实上,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煤炭价格便逐步放开由市场形成,但受多方面因素影响,煤炭的市场机制还不完善,加之投机炒作推波助澜,部分时间还存在市场失灵的情况,导致煤炭价格大起大落。例如去年10月煤炭价格脱离供求基本面、短期内大幅飙升时,燃煤发电行业就曾亏损严重,影响电力安全稳定供应,也损害了经济平稳运行。

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、一级巡视员彭绍宗提到,此次完善机制就是要着力解决“煤电顶牛”难题,实现煤价、上网电价、用户电价“三价联动”,推动煤、电上下游协同发展。

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,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王鹏解释称,“煤电顶牛”其实就是煤和电之间的价格倒挂。正常情况下,煤、电两者之间的价格是一种相对顺畅联动的机制,但从采煤端来看,过去一段时间,相关整治之下,采煤行业重整,出现了区域的龙头,有助于形成统一的全国煤炭大市场,但同时也产生了一定的副作用,比如一定程度上控制了煤炭的价格。

而从电价方面来看,目前煤电之外还包括一些新能源发电,整体而言电力已经达到了供需平衡,为了提倡绿色能源发展国家也进行了相关的电能改造,有些区域甚至出现了供过于求的情况,所以导致电价出现下跌。因此从整体情况来看,对于大量的发电企业来说,煤炭价格上涨、电价下跌、成本倒挂之下,利润降低甚至出现亏损,就出现了所谓的“煤电顶牛”情况。

彭绍宗强调,这次完善煤炭市场价格形成机制,进一步“追本溯源”,提出煤炭价格合理区间,实现了与燃煤发电“基准价+上下浮动不超过20%”电价区间的有效衔接,在合理区间内煤、电价格可以有效传导。这样,煤价、上网电价、用户电价通过市场化方式实现了“三价联动”,从根本上理顺了煤、电价格关系,破解了“煤电顶牛”难题。

“不是对煤炭实行政府定价”

一直以来由市场主导的价格机制引来了官方的出手,也由此导致外界猜测,明确煤炭价格合理区间是否意味着政府要对煤炭价格进行直接管理。对此,万劲松明确回应,提出煤炭价格合理区间,不是要对煤炭实行政府定价,目的是在坚持煤炭价格由市场形成的基础上,建立价格区间调控机制,实现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的更好结合,防止煤炭价格大起大落。

“这次进一步完善煤炭市场价格形成机制,既不是重回政府定价,也不是放任自流。也就是说,当煤炭价格在合理区间时,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,放手让市场主体自主交易形成价格,政府监管要‘到位不越位’,不得进行不当行政干预;一旦价格超出合理区间,立即采取调控监管措施,促进煤炭价格回归合理区间。”万劲松进一步解释称。

胡麒牧表示,煤电链条中的市场机制是一定要有的,它可以调节国民经济,例如煤炭价格涨了,煤电价格也涨了,那么下游的一些高耗能高污染企业会因为考虑成本而减产,从而调节国民经济的低碳发展,这就是市场机制发挥的作用,通过能源的约束助推低碳转型。

“我们一直都是‘有效市场,有为政府’,讲的就是市场失灵的地方政府要积极出台措施,而通过资本炒作、囤积居奇、误导市场预期导致大宗商品价格的剧烈波动,就是市场失灵的表现,需要政府进行监管和调节,保证整个火电产业链条从能源供给到火电生产再到下游的消费,都在一个合理可控的范围内,进而保障资源的高效配置。”胡麒牧说道。

而对于资本过度投机炒作的问题,发改委也作出了相应的回答。万劲松表示,“从近年情况看,煤炭价格非理性上涨的背后都有资本过度投机炒作这个推手。这次我们进一步完善煤炭市场价格形成机制,提出煤炭价格合理区间,就是提前划定了政府价格调控监管的边界线,也给资本设定了红绿灯,有利于稳定市场预期,压缩投机炒作空间,能够有效防范投机资本恶意炒作”。

北京商报记者 杨月涵